【雷安】come to me02

爱程式爸爸

错字注意

01http://baokaobot.lofter.com/post/416b0e_10df0acb




       安迷修是个爱做梦的体质,他的梦总是被一堆杂乱无章的色块包裹,有时是大片的紫色,如同夜空下摇曳着的紫罗兰花海,有时又是一片浓绿,然后一个人影从色彩的世界中走过来,直到他见到了雷狮,梦里的影子退去模糊,变得无比清晰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你的任务是监视好三皇子,做好他的骑士,懂吗?”带着皇冠的国王把苍老却挂满珠宝的手搭在梦中自己的肩上。

   

      看来梦里的我是个骑士。安迷修对这个身份很满意。


      骑士穿过繁花锦簇的院子,经过别致的欧式亭子,在证明自己身份之后,出了城门。平整的马路旁,是分别站在路两侧的侍从,骑士到的时候,他们正在窃窃私语。


     “听说那个皇子其实是个私生子?”


     “是是是,听说一生下来就被扔了,不知道怎么找回来的”


     “我们和登哥鲁国打仗这么紧张的时刻,还要再帮国王养一个私生子?”


      骑士轻咳一声,周围的声音立刻停止,看到侍从们尴尬的站好,他在正中间单膝下跪,抬头目视前方,以最隆重的礼节来迎接他们口中的皇子。


      等待总是令人感到枯燥,所以当那个皇子的身影出现的时候,所有人都开心起来,安迷修也好奇的借着骑士的眼睛去看这个神秘人物,然后他就瞥到了那双紫色的眼睛。


      是雷狮。


      红色的披风下坠着洁白的羊绒,精致的金色纽扣在阳光下翼翼发光,恰当好处的服饰勾勒出他干练的身材,少年的风采从他勾着的嘴角和神采奕奕的眼神中透露出来,骑士虔诚的低下头,将左手抵在右胸上,谦卑表示自己对皇子的忠诚,然而皇子伸手拍了拍骑士的头,他戏谑着说“你就是我的骑士啊?”


      骑士似乎没想到自己会被人如此无礼地对待,他愣了一会,然后低着头回了是。


      皇子玩味的看着他,大庭广众之下揪着骑士的头发“你是木头吗?为什么多余的表情都没有?”


      骑士沉默着,心里对皇子的印象已经差到极点,但还摆着恭敬的姿势,一动不动。


      皇子大抵是觉得对方再也没有什么捉弄价值了,潇洒的甩了一下自己的披风,离开了堆满虚假笑容的侍从堆里,只把尾摆那抹红留给他的骑士。

 



      安迷修还是在地下室醒过来的,在这儿躺了一个晚上的滋味肯定不好受,他活动了僵硬的脖子,然后起身,发现雷狮已经不见了,只剩下头顶的白炽灯晃来晃去,那梯子还架在出口那,阳光洒进来,把梯子衬的无比美好,仿佛爬上去就能通向天堂。


      他回想着自己的梦,惊讶于在那片缥缈之中,雷狮的脸是如此清晰,无论是嘲讽的态度还是眼底的狂妄,都与他所见到的别无二致,为什么总会梦到他?安迷修揪着自己的头发苦苦思索,难道他们上辈子见过?安迷修想了想又摇摇头,甩掉这种同人文里才出现的情节,把思绪拽回来,考虑自己现在该怎么办。


      他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,没想到雷狮竟然决定放了他,这种情况很像钓鱼,试想,一个人钓到一条小鱼后却不把它扔到桶中,而是挂在钩子上,他是想干什么?当然是在等大鱼咬钩。


      但这就说不通了,引蛇出洞是因为不知道蛇在哪,而他的警察身份已经被发现,警察局就明明白白的矗立在那,那他想要利用自己查到什么?


      安迷修想着他之前的举动,越来越觉得这不像一个私底下做人体实验的医生能做出的事,上头的一口咬定现在想起来也开始值得怀疑起来,满脑子疑问的时候,安迷修忽然记起丹尼尔在他出发前语重心长的说的一段话“你是最优秀的情报收集人员,接近他是第一步,最重要的是,收集正确的情报,我们要的是证据,你懂吗?”当时丹尼尔的手就搭在他的肩上,为了显示正确这二字的重要性,特意加大力度捏了捏他的肩膀。


      安迷修那时不懂加重的意思,现在直面雷狮之后,他觉察出了丹尼尔的暗示,他或许是在告诉自己,雷狮私下里做人体实验是假的。


      当然,这都只是猜测,但能肯定的是,丹尼尔肯定知道什么,他必须问清楚。安迷修长舒一口气,顺着梯子往上攀,当脚再一次踩上水泥地时,他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已经废弃的工厂内,蜘蛛网占据了每一个角落,地面上还有铁锈留下的痕迹,但东西早已被清空,只剩下灰尘占据了这个地方。


      他推开工厂大门,朝着车水马龙的地方走去,不顾自己灰头土脸的模样,叫了辆出租车直奔警察局。


      下车推开大门,许多人都把目光投向他,安迷修想到自己的邋遢样也有点不好意思,但让他感到不安的是,这些投向他的目光,或多或少的带着同情。


      安迷修莫名其妙的向丹尼尔的办公室走去,礼貌地敲了三下在得到对方回应后推门走了进去。


      丹尼尔埋在一顿文件里正在奋笔疾书,见他过来抬头对他一笑,指指凳子示意他坐下,然后从抽屉里翻出一个白色信封递给了安迷修。


      安迷修打开,发现那是一封辞退信


      他看完把信推回去,看着丹尼尔不解的问“为什么?”


      丹尼尔还是那副笑,连嘴角上扬的位置都没变“你被解雇了,安迷修”


      “您能告诉我为什么吗?”安迷修攥紧了拳头。


      “不能”


      “…..”


      “你被解雇了,安迷修”丹尼尔笑着道“我话说的很清楚了”


      丹尼尔油盐不进,一句多余的话都不透露,安迷修万般无奈还是接受了自己被辞退的现实,临走之前,他顿住身形,突然问道“雷狮他真的在做人体实验吗?”


      “真的,但是这案子不再需要你管了”丹尼尔说完之后就继续埋头于那一堆文件,摆出了送客的姿势.


      意料之外的肯定的答复。


      安迷修迎着同事们同情的目光,走出了警察局,他再回头看了一眼POLICE的标识心里五味杂陈。


      他从小在孤儿院长大,生活环境极差,经常有孩子为了抢一块蛋糕大打出手,他也曾是其中一员,后来,在他满身伤痕,饿着肚子想要跑出去的时候,遇到了一个人,把他从黑暗中拉了出来。她金色的头发分成两股柔顺的垂在肩膀,她每隔几天会专门过来给他送吃的,会让他躺在自己膝盖上给他讲述遥远的骑士故事。安迷修耳濡目染,开始接触骑士道,他满脸坚定地对金发女人说,我以后一定会成为一个骑士。她温柔地摸着他的头,笑着说这个时候没有骑士,但是你可以做个警察。


      往事浮现在眼前,他叹了口气,继续漫无目的的走着,看着来往的人群和路边鳞次栉比的小店铺,再次想起这几天内经历的事,感觉自己仿佛陷到一个巨大的阴谋中。


      从被抓到现在他还没吃过任何东西,腹中饥饿让安迷修决定先填饱自己的肚子,他摸了摸裤兜里的钱,觉得还够,便朝着一个相对安静的串店走去。


      点了几串鸡翅,安迷修想了想还是给自己要了瓶酒,在等着东西端上来的时候,他远远地看见一个带着头巾的男人朝自己走过来,紫色的眼睛亮的吓人,看到自己后勾起嘴角,一把扯开了自己对面的凳子,毫不客气的坐下去朝他摆摆手。


      “我们真有缘啊,安警官”


评论(11)
热度(167)